首页>党建工作>干部人才

“知识分子与家国情怀”系列文摘④——朱光亚:此生不需浮名伴

朱光亚伏案工作

朱光亚伏案工作

  作为杰出的科学家、我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,朱光亚在中国战略武器的发展历程中功勋卓著。但一直以来,由于从事工作的特殊和为人低调,朱光亚生前从未给自己的人生写下只言片语,甚至连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也只有4篇。

  “两弹”功勋

  1942年夏,18岁的朱光亚进入西南联大物理系学习。在这里,朱光亚先后受教于周培源、赵忠尧、王竹溪、叶企孙、饶毓泰、吴有训、吴大猷等教授,并很快显露出自己的天赋才华。

  1946年,朱光亚与李政道等一起,漂洋赴美。

  “我们已经站起来了,回去吧,赶快回去吧!祖国在迫切地等待我们!”1950年春,获得博士学位后的朱光亚放弃优厚的工作生活待遇,作出了归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坚定选择。归国途中,朱光亚联合51名旅美留学生,并牵头起草了这份激情洋溢的《致全美中国留学生的一封公开信》。

  归国后,朱光亚相继在东北人民大学物理系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,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,为后来的国防科技事业尤其是“两弹一星”研制储备了大批人才。

  1955年,为了新中国的安全,毛主席、党中央做出发展核武器、打破核垄断的战略决策。在赴美学习实验核物理整整9年后,朱光亚终于拥有了为新中国核事业作贡献的机会。

  组织整理参考资料,开展理论、爆轰、中子物理的研究与实验,构建完善核武器研制与试验技术体系……为开创中国的核武器事业,朱光亚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基础工作。

  从原子弹到氢弹,从第一代核武器到第二代核武器,从地面、空中核试验到地下平洞、竖井核试验,朱光亚参与组织和领导、主持了我国40余次核试验中的每一次试验,其中30多次亲临试验现场组织指挥。

  1964年至1966年,他参与组织领导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、第一枚空投核航弹、首次导弹与原子弹“两弹结合”试验任务,实现了我国原子弹研制的飞跃发展,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独立掌握核武器技术的国家之一。

  战略科学家

  “他将科学的态度投入教学工作。尽管他说自己‘一生只做一件事’,但实际上,他做的所有事都是这样,无论大事小事,都讲究用科学的方法处理和对待。”朱光亚的学生宋家树说。

  他的老秘书张若愚至今难忘——一次在外面开会,朱光亚让他回家取一份文件,仔细交待他说,第几个保险柜,第几格,从左到右第几摞,从上往下数第几份,不要看内容,取来给我就行了。

  有一次,朱光亚的长子朱明远和父亲说起原子弹,当时还年轻的朱明远喜欢写诗,便将形似蘑菇云的原子弹用可爱、漂亮等字眼来形容,父亲听后十分生气,告诉他说:“原子弹是很恐怖的武器,这样的提法比希特勒还希特勒。”听到这样的训斥,朱明远哭笑不得:“这仅仅是文学比喻。”但转念一想,还是父亲考虑得更为严谨,“任何有关战争的武器,都不能过分美化”。

  “父亲做事严谨,但并非只关注细节,他会用战略的眼光考虑每件事的可实行性,他是一位‘战略科学家’。”朱明远回忆。

  早在1964年,朱光亚就提出要在抓紧进行空投核航弹试验准备的同时,开展地下核试验的技术研究和准备工作。在他的领导下,经过10多年的刻苦攻关,到上世纪80年代实现了将核试验转入地下的目标,为核武器技术快速持续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。

  朱光亚说:“我们不能两眼不看世界风云,只顾埋头搞武器研究。”

  作为中国工程院首任院长、中国科协主席,他的学术思想从未在“两弹一星”这个节点画上句号。

  和平开发利用核能造福人类,这是作为核物理学家的朱光亚一个久怀的梦想。1971年,他欣然领命参与组织领导我国第一座核电站的筹建工作,并组织力量进行关键技术攻关,对核燃料组件的设计、试验、考验、试制等进行有力指导。1991年12月,秦山核电站首次并网发电成功,实现了我国核电技术的重大突破,结束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。

  不用浮名伴此生

  与深厚的学识、显赫的声望和巨大的成就相比,朱光亚留给人们印象更深的是他谦厚儒雅、低调做人的为人品格。

  生活中的朱光亚非常简朴。朱明远回忆说:“父亲有个百宝箱,收集了钉子、螺丝等小配件,家里什么东西坏了,他都自己修;剩菜剩饭一定会留着下顿吃。”

  朱光亚有一辆心爱的“老爷车”,整整跟随了他近40年的时光。他爱骑车不爱坐专车,家人也很自觉,轻易不用他的专车去办事,偶尔有急事借用一下,朱光亚都会在一个专门的本子上记下来,事后他为家人付费。

  朱光亚的生活并不宽裕,但他的节俭不是因为没有钱。

  1996年,朱光亚获得“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”,奖金为100万港币。颁奖前一天,他对工程院秘书长葛能全说,全部奖金捐给中国工程科技奖奖励基金。

  每当人们提到他在中国核事业上的成就时,朱光亚总是谦虚地说:“这些重大成就,是许多同志共同做的,我个人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。”